当局擅将曹顺利遗体移送殡仪馆

2020-01-26 527次浏览 612个评论

 

在羁留期间疑延医病逝的北京维权人士曹顺利,其遗体被强行移往殡仪馆。家人及代理律师亦受打压,公安更骚扰律师的家人。(姬励思报道)

曹顺利逝世已两个星期,她的家人一直要求把遗体留在医院的太平间,但家人周三晚从朝阳区公安分局获悉,曹顺利离世第二日,遗体已被移往南平区殡仪馆。曹顺利的弟弟曹云利,周四在律师王宇陪同下,到殡仪馆验看遗体。

记者周四多次致电曹顺利弟弟曹云利,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代理案件的北京律师王宇,对本台粤语组表示,他们要求医院让他们复印病历,但院方要家属向看守所索取证明,王宇指责这是故意刁难。公安机关连同院方把遗体移走,种种行径明显是想推卸责任。

当局擅将曹顺利遗体移送殡仪馆曹顺利的遗体于3月15日,家人不知情下,移到昌平区殡仪馆。(王宇律师摄)

她说:  说要看守开个证明,就是要刁难家属,这是不言自明,没有这样的规定,家属那身份证去就可以,他就是为你制造麻烦。

王宇表示,他们将逐步启动追究责任的工作。在此之前,不会举行葬礼。王宇又透露,她上周到海外出差期间,公安曾向其家人及工作单位施压。她相信当局有意借此,迫使她放弃代理案件,但她坚决表示不会因此退缩。

她说:  他们去我家骚扰我母亲和孩子,我母亲七十多,孩子才十多岁,告我家人要找我去派出所,就是想让我家人害怕。然后又去过找我单位的人。

记者曾致电曹顺利临终前留医的北京309医院,但几个电话都无法接通。而北京朝阳公安分局的工作人员就拒绝回应。

此外,积极声援曹顺利的北京维权人士刘晓芳,已被刑事拘留。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表示,从监控他的国保获悉,刘晓芳被关押在海淀区看守所,但罪名不明,他估计与声援曹顺利有关。同时,刘晓芳亦长期与曹顺利争取民间参与撰写人权报告。胡佳表示,刘晓芳已年届六十,担心她身体受不住。

他说:  她已年逾六十,曹顺利也管她叫大姐,她身体也不是很好,性格亦很刚烈,如果在看守所有甚幺问题,我对她在里面的情况一点不乐观。

曹顺利取得北京大学法学硕士学位,长期争取民间参与“国家人权报告”的编撰工作,曾两度被劳教。她于去年9月中,准备前往日内瓦参加联合国人权培训时,在北京机场被带走。其后,被以“非法集会”罪名刑事拘留,后被变更罪名,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执行逮捕。曹顺利患有肝病,曾向律师投诉在看守所未获适当治疗。2月19日曹顺利在所中昏迷被送到医院,延至3月14日不治,终年53岁。美国、欧盟及国际特赦等国际人权组织,都对曹顺利的死表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