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政权何需政务官? ─陈茂雄

2020-01-09 552次浏览 896个评论
 
多数人因生活过得很苦而大骂马政权,独派人士则因为马政权推动「统一」而加以围剿,事实上马政权最为严重的缺失是政务官不像政务官,总统不像总统,倒有点像皇帝,却没有皇帝的魄力,随时见风转舵,政务官更随风飘摇。由十二年国民教育政策的急转弯及《会计法》修正案的覆议,可看出马政权的政务官所宣布的政策比市场卖膏药的「王禄子仙」还不可靠。

只因为要兑现马英九的政见,在重大反对声浪下,马政权就是要推动十二年国民教育,很多教育学者及家长都已经充分的陈述十二年国教有不能克服的严重缺点,马政权还是要蛮干。义务教育的特色就是免试、免学费、强迫性。前两项大家都很清楚,对第三项或许会质疑,它所以是强迫性是因为义务教育不只是国民的权利,也是国民的义务,所有国民不分身份,大家平等接受义务教育,它不是社会救济,而是全体国民共尽义务、共享资源。

依义务教育的观点,全体学生应该平等接受教育,所以全部免学费,可是五都(未来加入桃园变成六都)市长认为地方政府的财力负担不起延长义务教育的经费,因而主张排富,立委也有同样的声音,但教育部长斩钉截铁的表示,免学费是既定的政策,不可能改变。

教育部长说的没错,义务教育应该不分贫富,大家一律免学费,可是上级一下命令,教育部长立刻急转弯,高中部分加入排富条款。自己公开宣布的政策与上级不同,应该断然去职,只是教育部长还是紧抱着官位,自己宣布的政策可以随时转弯。

《会计法》修正案的除罪引起全国民众一片譁然,朝野立委为挽救错误的修法,有立委提出「复议」,依议事规则改变已表决过的议案,也有其他立委及政界人士希望行政院签请总统提出「覆议」,行政院长坚决的表示,行政院提出覆议案的时机是立法院的决议行政院窒碍难行,只是《会计法》修正案对行政院并没有窒碍难行的问题,所以没有提出覆议的必要,可是上级的一句话,「没有窒碍难行的问题」立刻改变为「窒碍难行」,这像什幺话?

任何职位,都有应负的责任,而且是分层负责,依制度执行。例如笔者于二十年前在中山大学担任总务长职务,虽然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主管,但还是有一定的权责及行事的制度,当时的工程已建立完善的招标制度。兴建大礼堂(逸仙馆)时,校长基于某种理由要由荣工处议价,笔者坚持依制度公开招标,也欢迎荣工处参加投标,最后校长没有坚持。总务处事务组主任出缺时,有人没有依制度应徵,透过校长的亲信直接到校长那边应徵,因为破坏体制,笔者拒绝录用,校长也没有坚持。后来有组员出缺,校长接受亲信的推荐,已有内定的人选,可是当时已建立招考制度,笔者坚持由人事室举办徵才考试,最后录取的人不是校长属意的人选,造成校长不发商调的公文,笔者毅然辞掉总务长职务,不接受慰留。马政权的政务官遇到不合体制的事都不愿意辞职,偶而有人提出辞职也会接受慰留,或许是官位太大,捨不得走。

马政权的特色是有功归马英九,连米酒降价这种鸡毛蒜皮的功他都要抢,可是有过时由政务官当砲灰,像最近发生的那些大事难道马英九事前都不清楚?引起民怨时却要属下承担。

最严重的是马政权是「一人政策」,政务官只是听命行事,不是依自己的权责完成任务。依马政权的习性,不需要聘政务官,直接由总统指挥各部门的常任文官就可,反正政务官发挥不了功能,不聘还可以节省不少公帑。【作者为中山大学退休教授、台湾安全促进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