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的不做做的不说─陈茂雄

2019-12-23 440次浏览 352个评论
 

依据《史记‧卷六‧秦始皇本纪》记载,<赵高欲为乱,恐群臣不听,乃先设验,持鹿献于二世,曰:「马也」。二世笑曰:「丞相误邪?谓鹿为马」。问左右,左右或默,或言马以阿顺赵高,或言鹿,高因阴中诸言鹿者以法,后群臣皆畏高>。那年代赵高掌握大权,群臣若不顺着赵高的意思「指鹿为马」,会有杀身之祸,群臣屈于淫威,不得不顺着赵高的意思表达,但还是有人说出真相,表示赵高所献的是鹿,不是马,说真话的人当然失去性命,却捍卫了真理。

古代说了真话会丢了性命,但还是有人说真话,马英九公然「指鹿为马」,马团队却没有人敢说出真相,说来也相当可怜。马英九观赏陆委会所办「两岸互动与交流」特展,文件有国统会的会议纪录,陈述「海峡两岸都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但赋予的涵义有所不同」。现场媒体追问有关李前总统否认九二共识存在的问题,马英九微笑不做正面回答,反而指出墙上1992年国统会文件上李前总统的签名,连说三次「那这是谁啊」,还指着文件内容说,「这上面写得很清楚」。

国统会的会议纪录竟然会扯上「九二共识」,这未免太神奇了,国统会内部的主张,中国并不认同,「九二会谈」只解决事务性的问题,政治性的议题双方没有交集,哪来「九二共识」?苏起自己都已经承认「九二共识,一中各表」是他在2000年发明的。马英九将台湾内部会议的结论当作两岸的共识,那蒋介石时代台湾各项会议的结论都表示要「反攻大陆,解救同胞」,依马英九的逻辑,它也要变成两岸的共识。马英九不只将国统会的内容当作两岸的共识,还将「鹿茸」解释为「鹿耳中的毛」,最可怜的是其团队竟然没有人告诉他真相,胡亥年代会有杀头问题,还是有人说真话,今日的马团队却不敢讲真话,不如胡亥的臣子甚多。

中国国民党政权佔领台湾初期,讲究中国的「正统」与「法统」,抗拒本土化的政权,到李前总统执政年代,法统势力抗拒民主化,以维护中国的「正统」。为了达到民主化的目标,李前总统组成「国统会」,并订定《国统纲领》,以缓和保守势力的反扑,事实上《国统纲领》是永远不能统一的纲领,它可分成三个阶段,就是近程(互惠交流阶段)、中程(互信合作阶段)、远程(协商统一阶段),而远程的内容为「成立两岸统一协商机构,依据两岸人民意愿,秉持政治民主、经济自由、社会公平及军队国家化的原则,共商统一大业,研订宪政体制,以建立民主、自由、均富的中国」,显然的,这种目标是永远达不到的。

若是依照《国统纲领》推动,两岸就不可能统一,后来陈前总统执政时,还是将它废掉,2006年2月27日,总统陈水扁在主持国安高层会议后最终决定,国家统一委员会「终止运作」,不再编列预算,原负责业务人员归建;国家统一纲领也「终止适用」,并依程序送交行政院查照。本来的用词是「废除」国统会及国统纲领,由于受到在野党、美国政府等各方面的压力,才改「废除」为「终止」。《国统纲领》本来就没有功能,总统陈水扁将它废除时,有人笑他从垃圾桶中捡起垃圾,再将垃圾丢到垃圾桶里一样。

台湾对两岸之间的看法,历经「反攻大陆,解救同胞」,「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国统纲领」,「两国论」,到马英九的「一国两区」,北京政权能够接受的只有马英九的「一国两区」。从蒋家到阿扁总统时代,两岸之间都没有共识,「九二会谈」更不用说。到马英九年代,马政权与北京政权双方之间有暗盘,就是「一中框架」,但马英九不敢公开,因而以「九二共识,一中各表」来欺骗台湾人。

有一件事情相当有趣,马英九与李前总统有很相像的地方,就是「说的不做,做的不说」,只是两人之说与做的内容刚好相反,马英九所说的是「生为台湾人,死为台湾鬼」,可是他从来没有将台湾当作自己的国家,却为北京政权併吞台湾铺路。他积极要做的完成他上一代的遗愿「化独渐统」,可是他一辈子没有说过「统一」两个字。

李前总统组织「国统会」,订定《国统纲领》,却抗拒「统一」。他最积极争取的是台湾的主权,为台湾的「独立建国」而努力,可是他一辈子就是没有说过自己在推动「台独」。他与马英九成为「独与统」之间的对比,只是两人都是「说的不做,做的不说」。2【作者为中山大学兼任教授、台湾安全促进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