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八的思念/殷显菊

2019-12-15 949次浏览 611个评论
殷显菊

     

  每逢佳节,在思念的海洋裏总要泛起一朵又一朵的浪花,双脚如踩的荆棘,痛的难迈步伐,年的钟声快而重地敲打!腊八到了,腊八的临近,便是年的到来!

  小时候依偎在父母的怀抱,无忧无虑,一笑便能解千愁!长大了,烦恼已多如落叶,再也扫不完!小时候盼着过年,而今,总觉得年来得如此之快!在我的心目中过年再没有儿时的那种快乐,而是一种淡淡的回味,一种隐隐的伤痛!

  记得小时候的冬天比现在要冷,行走在上学的路上,手时常冻得又红又肿,脚上冻开着一道道的长口。由此时临近腊八的那几天滴水成冰,寒风刺骨!在没有暖气和烤箱的情况下,一家人只好靠母亲用柴草喂的热炕度过着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早上穿衣前,不把衣服放进被窝裏暖上一会儿,是难以穿在身上的。

  我也记不清和父母共度了多少个腊八,至今那些已过了腊八早晨总在我的脑海裏藏的那幺清而深。记得有一年的腊八早晨,我们兄妹几人还在暖暖的被窝裏睡着觉,做着梦时,可我那历经过沧桑岁月的母亲早已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裏挑回了几担水,放下肩上的桶,又来到我们的身边,一看我们仍处在睡眠中,就对我们说:“天亮了,今天是腊八,起来快背冰走,河滩裏的冰马驹儿快被人家抓完了,你们还不起来吗?”,在母亲的急急叫声中,我们一个个的才从被窝裏怕出来,穿上衣服,和母亲一道每人背上一个小背篼往河裏前行,走近河裏,眼前只是一片白茫茫的冰,河裏的冰马驹早已被人家抓完了。其实,河裏就没有冰马驹,只不过母亲用这种方式引导我们快起来!

  天冷冰厚,我们又和母亲一起举起重重的洋镐开始开凿破冰,把一块块洁白如玉的冰刨下来后,紧接着装在背篼裏背回家。到家后,先挑上一块最乾净的献在中堂的柜上,剩余的冰分别献在园子的正中,房顶,粪堆上。为了回报众神护佑,趋吉避灾,以及祖先的养育之恩,祈求风调雨顺!

  据说,吃了腊八的冰,来年消灾不生病!所以,我们又把柜上的那块冰拿出来砸碎,每人吃上一块。又把晶莹的冰在太阳下照射,冰裏有很多自然形成的花纹,如看见麦穗状,说来年的麦长势良好,如出现气泡状的圆点,说来年豆类和菜籽长势喜人!

  冰的工作完成后,母亲又紧接着迈着沉重的那双步子走进厨屋,开始做腊八饭,在那个年代裏,对于出生在青海高原的人来说,大米还比较紧缺。所以,大部分人家只好用青稞面和豆麵撒上一大锅搅团过腊八。搅团的做法比熬粥要複杂,母亲先在锅裏倒上半锅水烧开,然后在锅裏倒进适当的面,用擀仗使劲地在锅裏搅,边搅边又撒面,边加水,当面搅成糊状时,大约半个小时,一锅热气腾腾的搅团就做熟了。母亲再从缸裏捞上一碟酸菜切上,一碟鹹菜,还有辣椒,蒜分别炝上油,再炒上一碟洋芋丝或大头菜。临吃前,用筷子挑上一点搅团粘在大门和所有的门上,进行祭祀祖先,然后,才全家人聚在一起开始吃。

  岁月蹉跎而匆匆,流失了我风华正茂的青春,流失了我脑海中的许多记忆,然而故乡的山、故乡的水,犹如一根红线,把久别的故乡和生我养我的父母紧紧的连在一起,纵然使我走遍千山万水,漂泊天涯海角,到了满头花发,也仍抹不去我一颗对故乡对亲人的眷恋,思念的游子赤心!

  小时候,去哪儿都有爹娘相送,山一程,水一程,

  长大了,故园已不在,故人多远游,重温儿时的腊八味满满的幸福!

  喝一碗腊八的粥儿,叫一声我慈祥的娘,您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