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慕你,孩子/丘豔荣

2019-12-15 576次浏览 207个评论
丘豔荣

  

  “瑜瑜,叫姨姨。”同事带着她的孩子来我家。这孩子有一张粉嘟嘟的小脸,一双顾盼生辉的双眼,特别是一张小嘴,唇色红得像抹了胭脂,一副粉雕玉琢的模样。

  我叫来了在门口探头探脑的小侄女,叫她带小客人玩。小侄女立刻乖巧地叫:“姐姐。”

  同事和我都笑了起来。

  同事说:“不是姐姐,是哥哥!淘气着呢!”

  说起孩子,每个母亲都有说不完的话题。

  她说:前几天孩子学校搞“亲子”活动,我们家长被安排在后边。刚上课,我看我儿子还是规规矩矩的,坐得很端正。一大一会儿,他就开始蠢蠢欲动了,我观察他。只见他一会儿翻翻书包,一会儿又伸伸懒腰,一会儿还站了起来,像要走出座位去闲逛的样子,一会儿还真旁若无人地走了出来。我心裏那个气呀,真想把他揪回座位。幸好,他往外走了一会又回去了。我看他开始掏口袋了,糟,口袋裏有他爸给他买的零食。他并不急着吃,把口袋裏的山楂片一片片地摆在桌上,摆好后就一片一片地拈着吃。唉!我当时真想像在家裏一样打他屁屁。可更精彩的还在后头呢!老师到座位上给小朋友奖小红花,我儿子自然没有!他拿着一块山楂片,用口水舔了舔,“啪”地一下贴在额头上,对身边的小朋友喊:“我也有红花,嘿嘿!”

  同事说她当时“又气又恨”,眉眼却全是笑

  “他的想像力令我折服。”

     同事又说起了一件事:一天,我跟这小鬼在家。我去了一会厨房,走出来看见这孩子把一卷面巾纸放在地上,把纸筒套在凳子脚上,然后拉出长长的纸圈,对我说“妈咪,我牵小羊吃草哦!”我还来不及制止他的顽皮举动,他又一把撒下手中的纸屑,大叫:“下雪喽,下雪喽,小羊要回家喽!”地板上已经是狼藉一片了。

  我静静地当一个听众。

  同事又说,孩子脑子裏还没有死亡的概念。家裏养的金鱼死了,肚皮朝上翻起来了,他竟说:‘妈咪,金鱼躺着喝水呢!’养在金鱼缸的小蝌蚪沉在缸底了,他就说:‘小蝌蚪睡觉觉了。’

  看着说个没完的同事,我没有一丝厌烦,反倒是兴趣盎然。因为她说到的,其实是我们每个人一去不复返的童年,是我们无比怀念、无限憧憬却再也回不去的岁月。想起丰子恺的画集序文《给我的孩子们》中这样写道“我的孩子们!我憧憬于你们的生活,每天不止一次!”

  听着庭院裏瑜瑜和小侄女的欢笑,我猜,我的眼睛裏一定写满了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