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窥中国作家富豪榜/犁航

2019-12-13 394次浏览 582个评论
犁航

万众瞩目的第十一届作家榜主榜于2017年4月12日在《华西都市报》震撼发布,唐家三少吸金1.22亿元连续五年称霸网路作家榜,东野圭吾吸金2200万首次登顶外国作家榜,吴晓波550万蝉联企业家作家榜首富。华西都市报将陆续发布明星作家榜、网路作家榜、编剧作家榜,漫画作家榜、外国作家榜等榜单。

在文学普遍低迷的当下,读者受众流失惨重的当下,作家榜的出现,吸引了大众对作家生存状态及市场反应的关注。作家富豪榜上的资料,可以让作家励志,让爱好文学的人看到文学的张力和价值,为梦想助力。但需要明确但是,作家榜仅仅只反映上榜作家大致的版税收入,且资料来源并不十分準确,并不代表作家能真金白银地收入囊中。何况,上榜作家大多有多种收入,着作权、改编权、创意策划、各类大赛的评审费、各类润笔等,连他们自己都没办法完全统计,疏漏和失误,也就在所难免。有些作家的非版税或者隐形收入,可能远比显形收入高。作家富豪榜资料只能作为作家版税收入的大概参照,而不能反映作家的富豪程度。

作家富豪榜上的榜单顺序可能与市场销售成正比,与文学贡献不一定成正比。这取决于对读者的影响。比如读者是一位社会建设的决策者,还是正在花费家长钱财的懵懂少年?意义可能完全不同。决策者可能把作家要传达的价值资讯回馈给社会,甚至直接作用于社会。但对于那些懵懂的孩子而言,可能就是图个热闹,打发光阴,即便影响力会潜在存在,也可能在若干年后作用于社会,但力量可能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资讯的衰减而力度减弱。作家影响不同的读者群,对社会的影响也就不同,这是社会效益。换句话说,上榜作家有了明显的经济效益,不一定有太明显的社会效益。上榜作家并非都能取得市场效益和社会效益双丰收。莫言虽然没有登顶作家富豪榜,但就综合影响力而言,其作品的社会效益不言而喻。

作家富豪榜作为业内参照,纵向比较,较有价值。如果横向比较,几乎没有可比性,因为作家富豪榜与其他行业的富豪榜在收入资料上完全不是一个量级。比如互联网行业的榜单,动辄以几十亿、几百亿记,差距可谓天渊之别。比如版税两三百万的那些上榜作家,收入可能还比不上一个小城市中档餐饮业的老闆。随便一个小城市也能扯出一大批企业家收入远远超过上榜作家。比如地产开发商,比如煤炭老闆。一位牛肉拉麵连锁店的老闆曾经劝诫他的一位作家朋友:我帮你在城市的另一端开个分店,你一年随便赚个百八十万,一边赚钱一边写吧。这位作家果然就去开了麵馆,两年后,他的营业额足以进入作家榜的前20位。关注作家富豪榜,不能完全关注经济效益,只考虑经济效益,大多数作家都应该改行。因为作家大多是一群高智商的人,他们改行做经济的话,一般情况而言,应该比写文字挣稿费赚得更多。

中国作家榜一定程度地反映了我国文学出版、阅读和市场的多样现状,表明了中国当下文学发展景象并不乐观,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作家富豪榜有一定的警示意义,因为我们的富豪作家与其他国家的富豪作家相比,收入差距十分悬殊。《福布斯》2016全球作家收入排行榜居榜首的是惊悚推理小说作家詹姆斯•派特森,这已经是他连续第三年夺得冠军,过去的12个月裏他赚到了9500万美元,这一天文数字足以让他在排行榜首位高枕无忧;第二名的是《小屁孩日记》系列儿童读物的作者杰夫•金尼,其1950万美元的年收入和派特森相比简直是小菜一碟。排第三位的是《哈利•波特》的作者J.K。罗琳,她的收入约为1900万美元。以此观之,中国作家榜的上榜作家版税最多为人民币1亿多人民币,与全球作家榜榜首相比而言,尚有一定的差距。

习总书记说,不要做市场的奴隶。上榜的作家需要清醒,作品能不能经受得住历史的检验,能为社会留下什幺。没上榜的作家无需气馁,不能为了迎合市场而失去写作的良知,任暴力血腥情欲氾滥。作品不可为市场极力鼓蕩消遣性、娱乐性,更重要的是健康向上,有一定的教育启迪功能,父母亲能读,兄弟姊妹能读,孩子们也能读。在此基础上,提升思想性和艺术性,关注人性,阐释人性,宣扬真善美,为人类的精神世界提供正能量,这是作家应有的职业操守和责任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