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哉壮哉天柱山/吴岸杰

2020-01-07 738次浏览 334个评论
雄哉壮哉天柱山/吴岸杰 吴岸杰

惟其雄,才这样无私无畏、正气凛然;惟其壮,才这样心无旁骛、直刺青天。“天柱一峰擎日月,洞门千仞锁云雷。”这就是天柱山!

难怪汉武帝封禅此山爲“南岳”,左慈、葛洪借此山的一脉灵气成仙得道;也难怪古往今来皇天后土之上,官宦子民蚁涌而来,或虔诚礼拜,有求于山;或鸿志在胸,有借于山。无论帝王、仙家、官吏、百姓,他们的心裏都有着对那一柱擎天的雄风豪气的敬畏,就连古往今来的文墨大家李白、苏轼、王安石,也不禁爲天柱峰的威猛雄风所折服,发出了“待吾还丹成,投迹归此地”之类的感慨。

山高月小、云长云消。茫茫岁月、滚滚红尘,莫不都在俯视之中。而那些深沟大壑、重峦叠嶂所遮蔽和掩藏的,莫不又是我们心灵之中渴望破译的奥秘:那山,经曆过多麽恒久酷毒的变迁?那无言的巨石,是山峰坍塌之后的断肢遗爪、败鳞残甲。也许,那曾经有过的山峰更陡峭、更高峻、更加横空出世、遗世独立、唯我独尊。然而,不知何时,也不知何故就倒塌了,倒塌得如此彻底,如此无奈。但妳仔细地观察和聆听一番便知:即便粉身碎骨若此,哪一块石头不是保持着昂首嚮天的姿态;哪一块石头的内心,不藏着一颗永恒不灭的雄心呢?天柱山,晴和温煦如此,风鞭雨笞依然;受皇封贵爲“南岳”如此,失去封号沦爲红尘一粟亦然。无欲无私无畏,一派大丈夫气度,那雄风和刚正不正是天柱山令人钦佩和敬畏的根本麽!

天柱峰可以趋近永恒,我只是茫茫时空的匆匆过客。若我是山,何以欲望太重;若我不是山,又何以那样渴望与山融合同一呢?我终于明白,山有山的方式,我有我的缘由。山则是山,我则是我。与天柱峰相对,似乎底气不足,似乎短缺些什麽。那短缺的莫不正是铮铮凛凛的雄刚之气!或许生活中有着太多私欲、太多疲羸、疲软之气的缘故,倒使我们遗忘了一些不该遗忘的人生本质的词彙,譬如:正派无私、刚直不阿、见义勇爲、清风两袖。立在山顶,敞开胸襟,山是真正的山,我是真正的我。

脚踏旋涌而来的山的波涛,置身于风云交会的磅礴,极目潜、皖二水龙蛇般的狂书大草,心有灵犀、神驰八极。而一旦与那金刚立挺的天柱峰相对,便禁不住呐喊:雄哉壮哉天柱山!

(图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