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驾遭取缔 家人责怪竟上吊

2020-01-05 709次浏览 645个评论
大溪区东岸的一名邻长,被家人发现在自家的菜园上吊自杀,由于该邵里长一向生性乐观,而且十分勤俭,不但家中有了积蓄及土地,而且也栽培子女有成,如今却选择上吊一途,令人不胜唏嘘,而且根据了解,该名邻长的上吊因素,竟然是与一个月前因酒驾遭员警取缔,受不了家人责骂及儿子宴客有关,许多人获悉都说他太不值了。

据悉,这名邻长家住大溪东岸,平常十分乐观,儿子也争气,读完硕士目前也準备替儿子办理婚事,不料,他在农曆七月间因地方庙宇办理中元节法会后,与好友喝了几杯,结果在返家途中遭大溪分局的员警发现他脸红红,且骑车不稳而拦下,经酒测后,超过标準值甚多,而遭移送法办。

虽然他自遭法办后,就一直不敢再喝,不然一喝酒,就请其妻来载,但是,自此之后就一直遭家人骂,尤其儿子更是不谅解,让他心情十分沮丧,连即将为儿子办理婚事,也因儿子希望不要铺张,贴子不要发太多而发生争吵,结果他昨天一早出门,妻子见他怎幺许久未回,且打电话也未接,经一再找寻,才在自家的菜园找到,但他已上吊在自已的菜园中,气绝多时。

认识死者的好友表示,死者一向勤俭,而且工作认真,从少年拼到六十多岁,家中环境的确改善甚多,不但有家也有地,虽不算十分富有,但已是累积不少财富,结果竟然只因被警逮到酒驾以及宴客一事而走上自杀一途,着实是太傻了,也为他深表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