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永佳、何瑞珠:调查指示威青年公民意识较高

2020-03-23 102次浏览 603个评论
赵永佳和何瑞珠认为,新生代的年轻人,比上一代更关心社区,更希望尽一点力。(亚新社)

教育大学社会学系赵永佳讲座教授和中文大学教育研究所何瑞珠教授指出,回归以来的教育制度,都非常强调公民参与,而从这角度看,青年当中的示威者显然是公民意识较高的一群。… Continue reading

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引发的示威浪潮,由6月至今已持续近4个月,公众的注意力已集中在升级的暴力事件,以及随时被人「私了」的不安全感。教育大学社会学系赵永佳讲座教授和中文大学教育研究所何瑞珠教授近日在《明报》发表一项调查,希望有助了解走上街头抗争的年轻人的背景和特徵。

四分之一受访者曾参与社运

据赵教授和何教授的文章表示,有关调查在反修例风波爆发前完成,数据来源于何瑞珠教授主持、历时8年的「香港青少年之追纵研究计划」,追纵研究对象主要是约3000名参加了2012年「香港学生能力国际评估计划」(PISA)的中四学生,涵盖不同阶层青少年,具有一定代表性。

「香港青少年之追纵研究计划」进行了数次调查,最近的第五次调查在今年5月完成,样本则逐年递减,至今年剩下700多位22岁青年完成有关部分的问卷。当中问到过去3年有没有参与示威游行活动,结果有25.3%的被访者表示曾经参与。文章指2016至2019年反修例运动开始,可算是社运的低潮,但仍有约四分之一人参与社运,比例不可谓不高。

家庭或学习背景无显着关连

调查比较了过去3年内曾经参与,以及未曾参与示威活动的青年社会经济背景方面的差异。结果显示,无论是家庭背景、父母的教育水平或职业都没有显着差异,男性和女性也大致相同。

至于不同移民身份的青年群组中,曾经参与示威的比例为:本港出生的青年(24.7%)、第二代移民(即父母非在香港出生,26.9%)、非本港出生的移民青年(28.6%)3个群组之间差异并不大,也没有统计学上的显着性。

最后,调查分析了3年内曾经参与,以及未曾参与示威活动两个群体青年的学业成绩,结果显示,无论是中四时的PISA测试结果,抑或是中六时文凭试的成绩(4科必修科或最佳5科)都没有显着分别。

另外,由于公众对通识科影响甚表关注,调查也分析了两组青年在通识科上的表现,结果是无论有没有参与示威,有关青年在通识科取得的成绩也大致相同,间接否定了「通识科鼓动青少年参与社会运动」的说法。

「邻家青年」也会变成抗争者

调查又发现,曾参与示威的青年有45.9%曾做过义工,没有示威者则只有27.4%;曾示威者有约68.9%曾经捐款予慈善机构,未曾参与过示威者就有54.6%。其他分析结果也显示曾经参与示威游行的青年,在所有公民活动中的参与度都比较高。

综合调查结果分析,赵教授和何教授认为,是否参与示威游行,不能简单地由青少年的背景来推论,「邻家青年」在一定条件或情况下,其实都有参与示威活动的可能性。

赵教授和何教授指出,回归以来的教育制度,都非常强调公民参与,而从这角度看,青年当中的示威者显然是公民意识较高的一群。

两位作者认为,新生代的年轻人,比上一代更关心社区,更希望尽一点力。「香港是我家」是年轻人的普遍认同的价值观,他们会尝试用不同手段,来让香港变得和他们的理想更加脗合,来阻止香港背离他们重视的价值。其中可能会有少数人,用了其他人未必认同的手法,来争取和表达诉求,但年轻人的心声,以及他们对香港这个家的感情,我们不能无视,且必须要回应。

最后,两位作者强调,不能接受示威者对不同意见者「修理」、「私了」的行为,希望他们能回归初衷,反思最重要的诉求,并以有效手段表达诉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