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家寒冬没煤炭取暖 儿子受伤不能探望

2020-02-13 121次浏览 348个评论

五段视频共长一个多小时,摄于今年的一月份。陈光诚一开始就表示,出狱只是从小监狱走入大监狱的开始。他说去年9月出狱时,当局派人押送他回家,随即被软禁,每天分三班人员共二十多人监控他们,通往家中的路口以至公路亦派人驻守。当局又在其住所周边安装干扰器,断绝他们对外的通讯。他说:平常就有六、七辆车,还有县国保部门的两、三个人每天在这里,加起来有十几辆。对内防止我出门,对外防止人来探望我,家周围安置及强光灯,村口及家周围到安了摄像头,家及邻居周围装了屏蔽手机信号器。

陈光诚服刑期间,持续出现腹泻,问题一直没有解决,至今亦未获准求医。袁伟静在视频中表示,非常担心丈夫的健康,每次看到他发病,就心如绞痛。她说:我最担心是他的身体,在监狱时腹泻已很长时间,出狱后又不准出门,无法做检查,现在他的腹泻还是非常严重,回家到现在已经有多次便血,每次看到他疼痛,我都非常难过。

袁伟静又说,寄居在亲戚家的大儿子早前受伤入院,她都无法前往探望。小女儿亦不能上学读书。想到孩子的处境,她内心非常难过,经常失眠。她说:我知道克睿手受伤后,特别难过,心如刀割,很努力的争取要去看他,当局也知道他受伤,但还是强烈阻挠,不让我去,至今我都不知道他手现在如何。女儿现在不能上学在家里,她想出去玩,我们不放心,但是小孩总是想出去玩。作为母亲真的很难过,现在很多时我都失眠。

袁伟静说,好不容易才等到丈夫出狱,以为可以一家团聚,想不到现时的境况更为恶劣。监控人员经常出言辱骂他们,有意挑衅,目的是想制造事端,找把柄来对付他们夫妻二人。她已作了最坏的打算,只是担心无法再照顾两名子女,她希望朋友能代为照料。说到这里,袁伟静不禁悲从中来。她说:如果他们长期的拘禁我们,时间长了,他们总会挑起事端,到时我和光诚遇到不幸,不能照顾两个孩子,我还是希望朋友能帮我照顾,谢谢。这是我最担心的。

袁伟静又说,目前天气寒冷,他们无法外出购买煤炭,只能靠八十多岁的母亲捡拾枯叶作为燃料取暖。她还特意在视频内拍下堆积的枯叶。她亦担心家中的储粮用尽后,他们的生活将更趋困难。

陈光诚在视频多次批评当局以非法手段来打压维权,又鼓励群众不要害怕,坚持到底。他说:他们为何怕我对外界说,怕人来看到这种现象,说明他们知道所做的是不道德,违法,我们在这种情况下要战胜恐惧,对不合理要求,绝不合作,他们想达到令群众封口、自约的目的,就会破产。

他又表示,服刑期间已多次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诉,但都不获回覆。他坚持要申诉到底。他说:我正式委托我所有朋友们,把我的申诉书提交给所有正义的机构和个人,包括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法院,人大及人大常委,最大程度的把它公开。

陈光诚在整个视频中语气坚定,维权的信念没有丝毫动摇。他同时预期在视频曝光后,会遭当局打击报复,结果不幸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