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医改势在必行──回应邱文达前部长的呼吁

2019-09-26 999次浏览 137个评论
台湾医改势在必行──回应邱文达前部长的呼吁
儘管酿成巨大争议的台湾DRG制度似乎已风波暂歇,可是医疗秩序与社会道德的重建,正是目前政治转型过程中的关键。也因此,回到医疗与人性的根本价值,让台湾在转型正义的政治追求,以及世界经济危机之中,多一分保障,是台湾必须进行医改主要原因。

台湾医改是重要的,如同我国首任卫福部长邱文达教授医师日前在《元气网》所发表,加速台湾医改的呼吁。邱教授指出,即便中国和美国这两大世界经济体,也正以医改重建国家迈向新文明发展阶段的目标。有能力自给自足的国家尚且如此,对与国际经贸与人才网络息息相关的我国,致力此改革,给国民公平的生活机会,非常重要。过去由疟疾根除、家庭计划、到卫生所以及医疗网的整建,尤其在中坜事件和宣布戒严这段时间,以泽及亲属的方式,大幅扩充军公教保险的覆盖率,甚至开办农保。这些,都是过去保障我国在适应经济巨变,和快速政治转型中,社会价值重建与维繫的根基。
服贸医疗篇导入中国管理模式和资金 让人无法相信政府
邱部长也在该文中正确的指出,修正支付制度、提升医护人员的待遇和落实分级转诊制度等,为三大台湾医改必行的方向,可是这样的改革绝不是中央政府可独立完成的。因为这些问题的根本解决,需要中央政府尤其是健保署放弃中央集权乃至于殖民操控的心态,以决策公开透明和分权的方式,让六个健保分署因地置宜的方式来评估整体营运绩效。尤其是允许各自发展强化医疗专业团体,和民间团体自我和相互监督的方式,发展健全医疗体系和社区健康的支付制度,将医疗专业人员由财团的掌控中解放出来。这也是提高医护人员待遇的根本条件,以市民经济而非市场经济的概念来经营医疗事业,让专业人员甚至资深的志工经过认证,都可以扮演教育推广的角色,成为社区支持体系发展的领导人。市民经济的愿景,就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在医疗、甚至未来的长期照护体系中赚到钱;每个资深参与者,都有机会成为教育者和经营者,这才是分层转诊乃至于永续社区健康照护发展的基础。

目前台湾跟财团挂勾严重的中央政府,是完全不符合民众与专业期待的。甚至其所订立的长期照护服务法,都限定只有法人能够提供服务,对生活照护支持的法案规範,竟然比处理急重症疾病的医疗法更为严格,更不信任专业。如此给政府更多施捨核准的空间,伴随着DRG等引发剧烈反弹的失误政策,都是重大败笔。更别说曾规划的服务贸易法,其中的医疗篇章引起导入中国的管理模式和资金来进一步鱼肉台湾医界的疑虑,这就是目前政府施政完全不获良善人民和正直专业人士信赖的原因!
相信台湾的民间力量 政府的治理就会成功
回顾台湾医疗发展的历史事实,只有尊重民间力量的政府才能够成功治理。笔者过去在台湾医界联盟基金会领导反健保公办民营时,就有许多高阶中央政府卫生官员和政策规划人主动参与,反抗不当的政府政策本来就是无分职位的台湾医界重要传统。蒋经国总统延揽吴基福医师规划卫生福利部虽然失败,可是吴医师所告诫社会发展需要由上而下以及由下而上力量的诤言,这位执政后期大力协助台湾民主发展的领袖显然听进去了。所以,特赦在黑名单上的黄崑巖教授回国主持成大医学院,也支持中坜事件之后党外联合竞选捍卫医疗权的政见,更接受高雄县长余陈月瑛女士实施农保的政策,这些都是我国能够发展全民健保的重要基础。而其所任命许子秋和施纯仁两位署长,更成功地导引民间力量,健全台湾医疗体系和专业社会的发展。这些实例告诉我们:在台湾,只有彻底尊重,并能厚植民间力量的政府,才有能力改革,才能赢得民心。

在目前体制崩坏的时刻,台湾医改势在必行,看守内阁与新执政团队应无缝接轨,而非在我国面临世界金融市场和台湾医疗体系危机的时候空转。要寻找台湾医改新的出发点,不管新旧执政团队,务必先放弃威权主义,才能够认清台湾医疗界与市民社会优质的能力,台湾医改由此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