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期一会】捨身,是唯一的选择!

2019-09-07 489次浏览 466个评论
【我的一期一会】捨身,是唯一的选择!
那天下午,我走出了邮局,在骑楼的走道间,看见一名中年男子拖着铁丝篮,沿街发传单。走到我面前时,男子说:“请参考,谢谢!”我问他:“这样的雨天,你还要发多久才能收工?”他回答:“差不多两个小时吧,不过我是志工!”这时,我才认真看了一下印刷内容,原来是选举文宣。而这位发传单的男子是留美博士,也是诊所的负责人。

男子接着如数家珍:“刚才从车上搬下大纸箱的那位是声乐家,牵着脚踏车的人是生化学者,还有律师、工程师,我们都是自发性的志工,很乐意亲近这片土地。山上的两三户,偏远的独门独户,我们都走过!”

我很好奇:“你们为什幺会来帮忙发传单?”
“因为不捨一个通过公务员、律师、司法特考的社会菁英,为了追求公义的理想,宁愿放弃国立研究职。这种捨身的行为,他的家人更是了不起,所以我们只能追随!”我再问:“你们本来就认识吗?”
“没有!我们不是来看热闹的。我们的世界也不需要刻意亲近谁,而是看不下的自然反应吧,我们都在尽本份而已!”男子继续说:“天国是许多人嚮往的地方,可是进入天国之前,必须先通过一道窄门,那是得牺牲许多美食的享受才可达到的合身尺寸。可惜我们都以为营养不足,而纵容自己吃得太胖了!”这个说法,令人感触良深。

10年前,我在台南孔庙前的南门路上,发现一条宽幅约40公分的长巷。侧身走进细道才几步,就看到一间浓缩了时光记忆的老房子。原来那是文人雅士们聚集的咖啡屋。从热闹的南门路转入巷内的那一刻,想必很多人浮现了《马太福音》第7章的窄门启示。虽然人人都明白:“唯有淡看属世的荣华名利,才能透彻永恆的真谛。”可惜所有人类,都有着凡人无法避免的苦恼与软弱。所以这句好话,只能刻在书桌前,正面朝外,供别人修身之用!可是愈是无法割捨这个羁绊时,也更不容易穿越窄门了。

古代阿拉伯游牧民族利用骆驼商队 (caravan) 往来于北非、地中海沿岸以及西非等地,那是盛行于8~16世纪间的“跨沙哈拉贸易”(Trans-Saharan trade)。根据14世纪探险家伊本巴图塔 (Ibn Battuta) 的旅游回忆;“每一头骆驼可承载约130公斤的货物,每次出发至少千头以上。”换言之,每队货物量至少130公吨,相当于6‧5个标準货柜量。所以骆驼商队横越沙漠时,必须听从队长指挥。而浩蕩的队伍,大部分时间只能前进,不可随意停止。沿途中,如有发现前人遗失的贵重品,也不可随意捡拾。虽然在大漠里遇见珍奇古物,十分惊喜。可是尽责的驼队商人必须逐一抵挡这些诱惑,才可稳持骆驼的负荷量以及货品的运送时间。这就是穿越窄门必先瘦身的道理所在!
这天,宽敞的骑楼下,不时从天外飘来冰冷的风雨。男子取出了雨衣,细心地铺在铁丝篮的最上方,就是不让传单淋到雨,而他自己只戴着一顶棒球帽。

“这伞给你好吗?”
“谢谢妳,我没关係,被雨淋湿之前,应该也快接近屋檐下了!”

短短几分钟的对话,我见识到真正强者的心志。这一群追随者,实在太强了;即使独自一人走在泥泞的巷内,没有掌声伴随、没有歌颂的音乐、没有气派的道具、也没有风纪股长打分数……,可是他们仍投入自己愿意追随的捨身行为。这种热力,如果不是内心使然,根本无法持续半小时。

台湾已经伟人氾滥,只是匮乏强者!一般民众不谙起码的家族资料,却对各尊伟人的生日、字号、妻妾排名等,从上古到近世均能倒背如流。其中膜拜的对象还包括“脆弱的伟人”,即稍有不悦就赶尽杀绝之流。而真正的强者是没有侥倖的,即使一无所有,仍不动摇正派的原始初衷。新的台湾,非常需要有捨身精神的强者。唯有这类强者,才能亲近土壤,播撒可贵的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