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圆“作家”梦/陈秀珍

2019-11-18 104次浏览 896个评论
陈秀珍

  

我是个文学爱好者,一直在做“作家”梦。我从上小学起,对那些写字漂亮、有文化素养的人非常敬仰,真的“羡慕妒嫉恨”啊!

  

我的女儿上幼稚园起,我就用尽全部精力培养她,一心想把我失去的能够在女儿身上找回,给予她学习书法、绘画、写作。我总是督促她好好写作文,希望她能实现我的梦想,做个作家。送女儿去作文培训班,我总是站在窗外旁听,偷偷学点写作技能。知我者,女儿也。她说:“妈,你一直想写点东东练练笔,等我出去上大学,家务琐事少了,你不就有时间写写了吗?”女儿的一番点拔,戳痛了我的要害,我盯住她看了很久很久,因为我确实有过自己的梦想,唯有女儿知道。

  

我下定决心练习写作,自己又不会上网,是个网盲怎幺办?边学电脑边用笔写作。女儿不在身边,就请年轻的同事帮助注册,先在网路上皮皮玩玩。“有心栽花花不开,无意插柳柳成荫”。无心的一次,上了《扬州晚报博客网》。通过电话与博上老大郑天良联繫上了,在他的远程教授之下,我顺利地加入了晚博。

  

退休之后,找了份工作,中午在单位就餐,不用我做饭洗碗,有时间了。从这开始我就动真格的了,认认真真地写博文,才开始写时,因为不会中文拼音,用极品五笔打字很慢,写一篇文章有时要摸几天,发出去引来不少围观的:有点评、有点赞、有指教、有鼓励,开始时,不会写的字查字典,不通顺的语句,慢慢修改通顺。写呀写的写了两千多篇的博文呢。

  

第一次见到我的文章,变成铅印“豆腐块”上了报纸是没想到的事,刚好那晚坐在床上看的报纸,激动得半夜没睡觉,浮想联翩,从那时起就更加有信心写作了。

  

晚博大家庭人人都是我的好老师,在他们好无保留的帮助下,我找到了写作窍门,首先摸索别人写作的精准之处,分析别人发表作品的创意何在,结构和用词用语上下功夫,拓展思维。呵呵,我的草根接地气的文章居然发表了几十篇,很受《タ阳红》版的中老年读者所喜爱。还有热心博友帮我把文章链接到朋友圈,在微友中分享,点击量过四位数。发表在《扬州晚报》《扬州时报》《江都日报》《扬州诗文》《白沙》等等刊物,挣到的稿费虽不多,但那种荣誉感真不是金钱能够买得到的。去年底参加《拾味扬州》徵文活动,我的《杀年猪,又见年味》竟然也获奖了,烫金的大红荣誉证书捧在手上,心驰神往,浑身充满活力。

  

我年过半百,毕竟是有生活阅历的人。一辈子从事财务工作,公司所有的报纸,我是一份不落的阅读流览,后来自费订报数年,每次活动获取文学大咖的墨宝,阅读不断,增长知识提高写作能力。我把自己的人生经历和感悟,家乡巨变,世间百态,人在旅途,老有所乐,人文风情,民俗风味,生活意趣巧妙地写进文章裏,写出的文章越来越有生活气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发表的文章也越来越多,博友戏称我“多产作家”。由此,我离当“作家”的梦就又近了一步。

  

有一天,我接到作协汪主席电话,通知我準备相关材料,申请加入“扬州市作家协会”,在市级刊物上发表过三篇以上作品就可以的,而我发表的篇数早就远远超过这个标準。

  

今天上午,江苏省作家协会裏事,扬州市作家协会主席杜海先生亲临发证会场。这次会议是仪徵文学界的一次盛会,是仪征作者加入扬州作家协会人数最多的一次,也是扬州市作协领导到仪征现场颁发会员证的第一次,更是新会员集中亮相的第一次。我有幸成为这三个“第一次”中“扬州市作家协会”的一员。双手接过杜主席亲手发给我的烫金证书时,“扬州市作家协会”会员证十个大字映入眼帘,全身就像过电一样,充满暖流,无比激动。原来遥不可及,异想天开的事情,今日变成了现实。

  

我作为一名业余“写手”,能够顺利入会,我要以此为动力,倍加努力,顺应时代潮流,把握时代脉博,弘扬正能量,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在时光的长河中,为自己的人生留下一点墨蹟,不忘初心,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