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善 卸责杨秋兴指陈菊是气爆祸首

2019-10-13 202次浏览 192个评论
  【本报综合报导】国民党高雄市长参选人杨秋兴18日指出,有读者投书表示高雄气爆事件发生,如果说李长荣化工是气爆祸首,那高雄市长陈菊则应该是罪魁,杨秋兴说陈菊应作为而没有作为,会有此灾难,才造成如此严重的死伤惨剧。

杨秋兴强调,由于陈菊要命的失误,才酿成卅人死亡、四十六人还在加护病房急救的后果,如果陈菊判断正确,绝不致于发生这幺严重的惨剧。

他说,陈菊是市长,也是主帅,各有很多单位必须由她指挥调度,气爆发生前也须在现场指挥,但是因她要命的失误,以致造成这场灾难。

杨秋兴18日上午接受媒体访问,他砲轰陈菊一点知识都没有。他说,陈菊在案发后凌晨三点十五分才现身爆炸现场,不是统帅的作为;并且案发前九点多,就发现凯旋路旁水沟盖喷出白色烟雾,竟然会认为是国军在喷登革热,一般常识也没有,登革热洒药怎会由路边水盖出来?

他指出,七月九日在卫武营艺文中心附近三多路就曾挖断管线,消防局就发现有李长荣化工的管线,当时已知三多路地底有石化管线,七月卅一日气爆发生前,陈菊如果有叫李长荣化工关闭管线,就会减少死伤,甚至气爆可能就不会发生,但是陈菊推说是横向联繫不够,其实是毫无警惕,造成这幺严重的伤亡惨剧,主帅竟没有在现场,很不可思议。

杨秋兴表示,气爆当天晚上八点四十六分就有民众报案,但是市府迟未处置,才酿成重大死伤惨剧,陈菊应处置而没有处置,如果打电话通知李长荣化工,相信就没有这场灾难。

气爆 烟火城市悲情城市

【本报综合报导】国民党高雄市长参选人杨秋兴18日表示,陈菊这几年来对高雄市,只是过客,只会包装,让高雄市成为「过客无心、悲情城市」,气爆事件是最佳的写照。

杨秋兴告诉媒体记者,高雄市发生气爆惨剧,死伤严重,这是高雄人的悲哀。他批评,高雄市历任市长都是外地空降而来,对高雄地方没有情感,任期结束就离开,要选举的时候再把户籍迁来。

杨秋兴说,他参选市长非常辛苦,但是他有使命,高雄市有很多资源,应该有很好的成果,高雄不应该只是如此。

他指出,高雄市在六十八年就是院辖市,是台北市以外最发达的城市,应该是进步繁荣的都市,但是不然,单是房地产价格,就与台北市相差好几倍,高雄没有工作机会,年轻人都要离开到台北工作,这是高雄人的悲哀。

杨秋兴说,陈菊当了八年市长,让高雄市目前负债高达二千四百七十多亿元,若含隐藏性债务超过三千五百亿元,是全国最多。负债那幺多,如果再把高雄市交给陈菊,高雄市铁定会破产的。高雄成就了陈菊的风光,陈菊却带给高雄沉沦。

杨秋兴强调,他是在地贫穷农家子弟,对高雄有深的感情和期待,希望全力拼经济,带给高雄一番新的气象,让年轻人留在高雄都有工作机会,让高雄不要成为悲情城市。

气爆杨秋兴指高雄市府卸责

【本报综合报导】高雄气爆事件发生,高雄市府第一时间推卸责任,国民党高雄市长参选人杨秋兴18日认为这现象不好。杨秋兴表示,气爆这样重大的事件,如果都是在採取政治操弄,台湾社会没有是非、没有正义,将是台湾未来的隐忧。

杨秋兴18日接受媒体访问,他说,高雄气爆发生,高雄市府向中央申请十九亿元,行政院长江宜桦没有说三不一要,却被打成为三不一要,江院长的遭遇正如同陈菊所说「情何以堪」,十几亿元经费对中央来说,是可以负担,没有问题,可是在灾难救助中却沦为政治斗争,这是台湾的悲哀。

杨秋兴强调,灾害发生,地方政府都不应该卸责。他透露,九十八年八八水灾发生,民进党新潮流派系成员史哲等人到他县长办公室,要他把水灾责任推向中央政府,但是他没有,他还是负起救灾责任,甚至乘直昇机到过灾区很多次,并且强力要求军队一定要进入灾区救灾,军队也是步行进入灾区。

杨秋兴指出,这次气爆事件,高雄市府第一时间把责任推给中央,很不应该,这不是天灾,这是人祸,这幺严重的的伤亡惨剧,高雄市府的应变处置都有问题。

杨秋兴说,气爆灾后复建的问题,江宜桦院长和毛治国副院长都曾打过电话给他,徵求他的意见,他第一时间就答覆表示,市府要十九亿元,全数补助没有问题,钱够用的。中央的灾害準备金大概有二百亿元,支付十多亿元给高雄市府没有问题。

杨秋兴认为,为了十多亿元,民进党和高雄市府在这个节骨上大作文章,在救灾同时作政治斗争、政治操弄,是台湾的悲哀。

至于,石化产业的问题,他赞成中央的政策,也就是成立石化专区并迁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