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笔记两题/贺有德

2019-10-31 316次浏览 469个评论
贺有德

◆车上巧遇

中学教师老张,在朋友们面前,总是感慨:这辈子最大的安慰,就是教出来的学生争气,又与自己一样重情!每次见面,看到老张笑呵呵的,那多半是又与学生见面了。

老张最开心的,是遇到学生,尤其与学生在车上巧遇。

一次,老张乘车外出,与一位在外创业成功的学生巧遇。一见面,学生很亲热地打招呼,热烈握手,拉过老张,让老张先坐,自己紧挨着老师坐下。车上乘客都很羡慕地望着他们师生俩,听他们俩聊天。听说在深圳打拼,再苦再累也没洩气,没放弃,老张正準备夸奖,不料学生一叠声地感谢老师。乘客们赞许地笑了,笑声裏满是羡慕,甚至有人当面讚歎起来。听说办起了公司,当起了老闆,而且下属们都很团结,老张又準备夸奖,不料学生又是一叠声地感谢老师。乘客们更加赞许、羡慕,乘客们七嘴八舌,讚不绝口。车上欢声笑语不断。老张很是自豪,和朋友们不知都说过多少次了。

在老张眼裏、心裏,遇见学生,就是开心。

又有一次,老张坐中巴回乡下老家。因为路不好走,中巴像小船遇到风浪一样摇摇晃晃,晃得老张和车上乘客都迷迷糊糊起来,以致连售票员习惯性的提醒也没回事,只是隐隐约约听得:“车上乘客注意保管好自己的钱物,小心扒手。”忽然,车身一颠,又到一站,上来了好几个长髮青年,大大咧咧坐下,翘起二郎腿,抽起烟来。这次,售票员不敢提醒了,也不敢过去打票。不久,长髮们开始行动。正当一个长髮靠近老张,準备下手时,忽然,一直坐着的长髮一声断喝:“你干什幺,那是我老师!”顿时,乘客们猛醒,老张也惊醒过来。长髮站了起来,不慌不忙地过来握手:“张老师,受惊了。”老张还没反应过来,长髮向司机一声断喝:“停车!”司机停车以后,长髮一招手:“下车!”长髮们先后下车,扬长而去。马上,有乘客大喊起来:“我的钱被偷了……”

老张愕然,只听得售票员嘟哝:“还是当老师好,学生不偷老师的。”

这次巧遇,老张只和妻子偶然说起过,从没有在朋友们面前透露。

◆混沌西施

老王是我多年的哥们,无话不谈—甚至和老婆都不说的秘密也不隐瞒。但最近总觉得蹊跷。

我们经常去“风味小吃店”吃早餐,不是我请客就是他买单。老王的爱好与口味和我差不多:爱吃麵条不吃米粉,爱多加葱不要辣椒;作料呢?加木耳或排骨不要牛肉,加花生米不要酸菜。而且,我们很少——几乎不吃混沌。

近来很少看到老王,不知近来都在忙啥。想给老王一个惊喜,没给他打电话,来次“跟蹤追击”。

在小城老街的三角坪,新开了一家“千里香混沌”馆,生意红火。一日路过,竟无意中发现老王正边吃混沌边聊天——和他聊天的看样子是老闆娘。忽然看到我,老王哈哈一笑,马上起身:“吃混沌,吃混沌,我请客,我请客。”然后,朝老闆娘一笑:“再来一碗!”刚一落座,老王立刻解释:这段时间忙,没去那边吃了;这裏顺路,很方便。然后,对混沌讚不绝口,还冷不丁冒出一句“挡不住的诱惑”。老王还在饶舌,老闆娘已经笑吟吟地端着热腾腾香喷喷的混沌过来,轻轻放在我面前 “请慢用”,又嫋嫋婷婷地忙活去了。

老王吃完,站起来走向柜檯买单,看得人家脸红了,再过来陪我。等我吃完,起身,在老闆娘温柔的“请慢走,欢迎下次再来”中走出了混沌馆。

来到街上,我狠狠地给了老王一拳:“什幺事啊,这样瞒着!”老王猴一样躲开,马上又粘上来,笑嘻嘻地说:“兄弟,这娘们不一般哪,找遍老街也找不出第二个!‘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杭盛产美女——这娘们就是杭州来的,你看哪,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丰满性感,笑起来迷死人!”听着老王喋喋不休,我笑着打断:“好啦好啦!英雄难过美人关!有了美女忘了兄弟。”

“混沌西施”在老街现身,引发了不大不小的“地震”。附近的饮食店裏,生意明显冷清起来。而像老王一样迷恋混沌、甚至有事没事也去逛逛的男人,一天天多了起来。某晚,“千里香混沌”馆起火,烧成黑乎乎的一片。很快,“千里香混沌”馆在老街消失了。

起火的原因,街坊邻居议论纷纷:有说老闆家人不小心引发的,有说附近饮食店老闆们放火的,甚至,有说女人们怂恿街头混混干的,哄动了好长时间。

老王又开始和我一起走进“风味小吃店”吃早餐,我们还是哥们,还是有话就说——只是,闭口不说“混沌西施”,也再不去吃混沌。